佩洛西称将推出第4轮经济救助计划 至少1万亿美元


粮食应急保障方面,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安全仓储与科技司司长王宏介绍,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已经初步建立起符合国情的粮食应急保障体系。从此次应对新冠疫情看,粮食应急保障体系发挥了积极作用,具体来讲做到了“四个有”,即保障体系有支撑、市场波动有监测、应对变化有预案、保供稳市有责任。

我国粮食安全总体形势如何?

“加强医疗合作,共同维护两国人民生命健康和国际公共卫生安全是中西双方的重要共识,不会因为个别的小插曲而发生逆转。”这名中国外交官这样对记者表示,最近的确有一些海外媒体和政客不遗余力地炮制各种名目的议题,企图污名化中国,但这种伎俩无助于全球抗疫大局,也不可能收获人心。“事实上,我们(使馆)每天都收到来自西班牙四面八方的民众来信,感谢危难之际中国伸出援助之手,也期待西中携手早日战胜病毒。”

据西班牙媒体3月末报道,西班牙从中国采购的一批新冠病毒快筛试剂盒结果精确度仅为30%,距要求的80%具有较大差距。由于此事恰逢西班牙宣布将花费4.32亿欧元向中国购买医疗物资,故而在西班牙社交网络上引起极大关注。随后中国驻西班牙使馆澄清,这批试剂盒与中西大笔采购协议无关,该批试剂盒的生产企业易瑞生物也并不在中国商务部向西班牙提供的医疗设备销售企业名单中。

国际粮价上涨会传导到国内吗?

二是人均粮食占有量。2010年以来,我国人均粮食占有量持续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019年超过470公斤,远远高于人均400公斤的国际粮食安全的标准线。

三是粮食库存量。目前我国粮食库存是充足的,库存消费比远高于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17%-18%的安全水平。小麦和稻谷这两大口粮库存大体相当于全国人民一年的消费量。

胡冰川也提到,现有的粮食出口限制措施,主要是对疫情恐慌的应激反应,同时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全球农产品价格近期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幅度在8-10%左右。全球粮价上涨对我国粮价有一定传导作用,但影响不会很大。当前我国谷物对国际市场依赖度很低,水稻、小麦进出口主要是品种调剂。玉米和大豆会受一定影响,但是影响幅度有限,而且会在疫情结束以后带来一波下跌行情。

上述措施是否会影响国内粮食安全?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提供了四组数据。一是粮食产量,近年来我国粮食连年丰收,已连续五年稳定在1.3万亿斤以上,去年粮食产量是13277亿斤,创历史新高,小麦多年供求平衡有余,稻谷供大于求,口粮绝对安全有保障。

粮食应急保障方面有什么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