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黄打非办回应"国内版N号房":境外网站 已不能访问


疫情蔓延,老年人的命运在超级大国美国竟也成为话题。23日,69岁的得州副州长帕特里克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竟称“国家经济比老年人生命更重要”,引来不少美国网友挞伐:“我们为什么生活在用金钱去衡量生命价值的社会?”“帕特里克愿意为拯救资本主义而死。我不是。我已准备好让资本主义消亡。”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一些年轻人将这场疫情称作“婴儿潮美国人清除机”。有分析称,这反映了当今社会普遍缺乏同情心,也可能反映了年轻人与长辈政治观点上的分歧。另一方面,千禧一代使用“婴儿潮清除机”是为了让父母一辈重视病毒的致命性,让他们留在家里。

据统计,西班牙被感染的病患70%以上为65岁以上的老年人,65%的死亡病例不小于80岁。这意味着大部分医疗资源要花在老年人身上。但在81岁的退休护士玛丽亚看来,救死扶伤是医护的天职,岂有老人可以先死、年轻人得到丰厚医疗资源之理?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即便是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你怎么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对社会有贡献,而不会成为罪犯?退休老人拿国家退休金的确带来养老金的负担,但这是白给的吗?

日本政府及社会各界向老年人发出呼吁,要求积极预防疫情。3月5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向老年人介护机构、残障人士护理机构和保育所等设施,一次性投放2200只可以反复洗涤和使用的口罩。大阪府政府则给每位老人发放三只布制口罩。为切断传染路径,许多设施采取禁止入居老人与外部人员会面的紧急举措,并且对设施内进行每天3次消毒。为消除家属的担心和顾虑,这些介护设施通过传递照片和信件的方式帮助入居老人和家人保持联系。

三月,是日本的“毕业季”,各个大学、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都会举办毕业典礼。往年,每逢此时,学生毕业典礼的家长席上,“半壁江山”为白发老人所有,但今年这样的景象几乎消失,或者改为只有学生和老师参加,或者允许部分学生的父母作为家长代表参加,或者改为“网络直播”。一位70多岁的老人十分不满地致函日本《每日新闻》:“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应该是我人生的组成部分,现在,我的人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有了缺憾。”

在对待老人的问题上,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也因抗疫期间对老年人群体的忽视而招致很多批评。一名父母常居佛罗里达州的美国人对《环球时报》记者直言不讳地说,“德桑蒂斯是一个会杀死老人的混蛋。坦帕(佛州地名——编者注)已有5个孩子检测为阳性了,他还不关闭海滩。佛州60%的人口是老年人,这使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为了那些放春假的年轻人自由地聚会,却不考虑老人会不会死。再过5~7天,我们将成为意大利!”

2月底,在华盛顿州西雅图金县的一家护理中心,一名73岁女性被确诊,随后该护理中心成为所在地甚至美国的疫情风暴中心——到3月9日中心有13例死亡病例,到3月18日,与该中心相关的死亡病例达35例。最新的一起养老院感染事件发生在新泽西州,一养老院近百人可能全员感染,过去一周多每天都有人检测结果为阳性。欧洲疫情的“震中”意大利传来一个难得的好消息。一名102岁的意大利老人在确诊罹患新冠肺炎住院治疗20天后,近日康复出院。

但另一道风景线开始夺人眼球。当日本出现对口罩、消毒液、手纸的“抢购热”后,老年人成了排队购物的主力军。连日来,《环球时报》记者在东京许多药妆店、超市门口,看到一头白发的老人排着长长的队伍,为儿女、为孙辈“抢购”。

由于老人被列为疫情期间重点关注群体,意大利政府多次呼吁老年人尽量待在家里,非必要时避免出门。为帮助他们在疫情期间生活,意大利红十字会为全国范围内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尤其是行动不便和独居的老人提供药品和生活用品食物的免费上门送货服务。红十字会开通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老人提出需要的药品和货品,志愿者负责采购并送上门。

“在我们这边的一些村子里,整整一代人几乎都消失了。许多七八十岁的人去世了。有些孩子再也不能见到他们的祖父母了。在有的村子里,你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这是50岁的丹尼尔·莫扎尼在社交平台上发的视频内容,他住在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城镇贝加莫。